财经 > 财政部:拨备超300%存藏利倾向 金融企业不得资助员工持股

财政部:拨备超300%存藏利倾向 金融企业不得资助员工持股
2019-10-19 17:45:45   匿名      浏览量:1210
财政部作出要求,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150%,对于超过监管要求2倍以上,应视为存在隐藏利润的倾向,要对超额计提部分还原成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此次财政部下发的文件,意味着拨备覆盖率被加上了上限。此次增加

9月26日,财政部发布了《金融企业财务规则(征求意见稿)》及其指令,引起了广泛关注。

其中提到,“以银行业金融机构为例,监管机构要求的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是150%。对于超过监管要求2倍以上的,应将其视为隐藏利润的趋势,超额准备金应恢复为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

受此消息影响,26日超标准银行股价大幅上涨,尤其是宁波银行(002142.sz)和南京银行(601009.sh)9月27日仍小幅上涨。

上述意见已于2018年底征求过一次。相比之下,最大的区别在于规定了准备金覆盖率的上限,突破了金融企业利用准备金调整利润的做法。

9月27日,赵胤国际分析师孙明告诉《时代周刊》,该行的经营趋势和财务表现之间的差异近年来是显而易见的。财政部希望高质量的银行尽可能释放利润,以减轻金融压力。即使股息支付率保持不变,股息的绝对值也会增加。

10家上市银行拨备覆盖率超过300%

财政部在声明中指出,“为了真实反映金融企业的经营成果,防止金融企业利用准备金调整利润,有必要对大量超额准备金进行监管。”

财政部要求拨备覆盖率的基本标准为150%。对于超过监管要求2倍以上的,应视为隐瞒利润的倾向,超额准备金应恢复为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

准备金是指金融企业为承担风险和损失的金融资产预留的准备金,包括资产减值准备金和一般准备金。其中,资产减值准备计入金融企业成本,一般计入净利润。

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是指金融企业提取的贷款损失拨备与不良贷款余额的比率,是衡量贷款损失拨备是否充足的重要指标。贷款损失准备金属于资产减值准备金,计入成本。

光大证券研究新闻指出,银行业可以通过“资产减值准备”从经营费用中扣除一定数额,从而减少会计利润。这揭示了隐藏利润的方法。

中国银监会数据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银行业拨备覆盖率为190.61%,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市商业银行、民营银行、农业商业银行和外资银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50.69%、193.01%、149.26%、461.14%、131.52%和231.99%。这也意味着,如果这些意见得到落实,私人银行将受到最大影响。

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拨备覆盖率超过300%的上市银行包括邮政储蓄银行(396%)、宁波银行(522%)、常熟银行(454%)、南京银行(415%)、招商银行(394%)、上海银行(334%)、青岛农业银行(308%)、泸州银行(389%)、重庆农业银行(369%)、惠州商业银行(301%)等。

孙明向《时代周刊》记者指出,从受影响银行的规模来看,这一监管实际上影响有限,但对市场情绪有积极影响。

以邮政储蓄银行(01658.hk)为例,孙明表示,其超额拨备约为360亿元,相当于2018年净利润的69%。它不会一次输入未分配利润。大概率是在几年内逐步计算出来的,相应的利润增长率可能会加快,股息比率可能会提高。

此外,孙明认为,邮政储蓄银行的不良贷款认定一直较为严格。逾期超过30天的贷款基本上被归类为不良贷款,因此增加不良风险的空间很小。

根据中信建设投资研究报告(CITIC Construction Investment RESEARCh Report)的分析,由于核心一级资本进一步富集,超过标准的银行可能会进一步扩大规模。减少当年新计提准备金的规模,增加业绩发布的规模;加强现有不良贷款的核实和处置,提高潜在不良贷款的暴露规模和速度,进一步夯实资产质量基础。

对于与财政部关系密切的税种,光大证券研究表示,已计提“一般准备金”的税后利润,超过国家税务总局批准的1%允许税前扣除的“资产减值准备金”部分也已支付。该政策不涉及基于“未分配利润部分恢复2倍以上”的利润分配所得税问题。

根据孙明的分析,这是一种改变的方法,即从资产负债表一次性转移到留存收益,而不经过损益表,因此不影响税收。然而,损益表更有可能逐年调整,以减少新的准备金,因为这将影响税收,增加政府的财政收入。目前,减税和收费压力很大,也希望从金融企业获得资金。此外,由于资产负债表调整,股息不会一次性增加。

拨备覆盖率是有上限的

2011年,银监会引入拨备覆盖率,监管目标为150%。它引入的另一个指标是贷款准备金率,这是贷款损失准备金的两个更高的监管标准。

2018年,银监会为督促商业银行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将拨备覆盖率从2.5%调整至120%-150%,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从2.5%调整至1.5%-2.5%,并确定了上述范围内各银行的具体监管指标。

与国际同行相比,大多数监管机构并不将拨备覆盖率作为严格的监管指标,大多数银行实际拨备率不到100%。中国监管部门在这方面有相对较高的要求。

财政部发布的这份文件意味着准备金覆盖率已经封顶。

对此,孙明认为,准备金覆盖率的合理数字取决于每家银行的具体情况。事实上,文件中提到的最低标准的两倍需要澄清,因为每家银行都处于不同的监管之下,所以这可能不是一个统一的标准。

光大证券研究表示,由于建立了动态拨备制度,很难确定“国家设定的最低标准”,而“一行一策”使得最低标准难以确定。此外,动态供给体系是为了加强反周期调整,而财政部的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顺周期性。

财政部在修订背景中提到,在金融业创新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金融混乱,加大了金融企业的经营和财务风险,如虚假注资、非法持股、滥用股东权利损害金融企业利益、偏离流动性管理本质的银行间融资、海外融资管理控制不力、利用债务资金杠杆收购等。在这些混乱的背后,监管和限制不足是重要原因之一。

9月27日,业内一些人士对《时代周刊》记者表示,财政部有责任规范财务报表的相关工作,风险准备金影响财务报表。

此外,2018年征求意见稿提到,金融企业员工持股计划的资金来源应是员工自己的合法资金,不应通过银行贷款和其他债务资金筹集。严禁金融企业管理层通过杠杆收购方式收购金融企业的股份(包括企业控制的其他金融企业的股份)。

这次,在国有企业职工持股改革方案的基础上,增加了“金融企业不得向职工提供垫付资金、担保、贷款等金融援助”。

沈万鸿源研究论文指出,金融企业员工持股计划首次在财政部文件中明确,预计将推动银行员工持股计划的进展。

声明还提到,准备金提供的政策标准并不统一和明确。证券和保险业没有统一的准备金政策。对于准备金应该从费用还是净利润计算没有统一的要求。

上述内部人士认为,统一是有益的,毕竟不同企业的金融工具本质上是一样的,用不同的标准留出风险准备金是不合适的。

© Copyright 2018-2019 heldfast.com 苑东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